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
掃一掃,登錄網站

首頁 自媒體 查看內容
  • 832
  • 0

《切爾諾貝利》:最真實的恐怖,超過一切恐怖片

2019-5-19 07:13

來源:new-weekly

蘇聯烏克蘭普里皮亞季,切爾諾貝利核事故發生地。


33年過去了,提起切爾諾貝利,仍然是無數人心中的噩夢。


 

整座菜園都是白色的,上面覆蓋著一塊一塊的東西。

 

老婆婆去看醫生,醫生說:“婆婆,你不能再養牛了,牛奶有毒?!逼牌耪f:“不能啊,我的腿好痛,膝蓋好痛,但我不會拋棄我的牛,它供給我食物?!?/span>

 

剛出生的小女孩和其他人長得不一樣,她出生時是一個小袋子,除了眼睛之外沒有其他開口,醫學上叫“多重先天異?!?,沒有屁股,沒有尿尿的地方,只有一個腎。

 

每一家好像都有人死,在河的另外一邊,所有女人都沒有男人,所有男人都死光了。


所有的這一切,發生在一個聽起來令人顫栗的地方——切爾諾貝利。

 

HBO將這個災難拍成了5集迷你劇《切爾諾貝利》,剛播出兩集,評分高達9.7分。



 

  “你聞到金屬味兒了嗎?”

 

1986年4月26日,凌晨1點23分。

 

蘇聯烏克蘭,普里皮亞季。

 

巨響打破了深夜的寧靜,沉睡中的人們紛紛驚醒,犬吠聲此起彼伏。

 

一束幽藍的光,從核電站發出,穿破長空。



消防員瓦西里半夜接到電話,穿好衣服準備奔赴火場。他的妻子望著遠處的火光說:“這顏色看起來不對勁啊?!?/span>

 

 

消防員說:“這只是屋頂上的瀝青,會燒一個晚上,而且臭得要命,這是最壞的情況了,別擔心?!?/span>

 


事實上,這束奇怪的火光,是核泄漏導致的契倫科夫輻射。

 

核電站的控制室中,警報聲不斷,有一個技術人員驚慌失措地跑進來大喊:“汽輪機大廳著火,堆芯爆炸了!”

 

可副總工程師并不相信,他直勾勾的雙眼似乎在醞釀著什么,故作鎮定地說:“他嚇傻了,趕緊帶他出去!”



有人覺得不對勁,問:“你嘗到金屬味兒了嗎?”

 


副總工程師并不想聽到這些“荒謬”的言論,他堅信堆芯還在,讓人要往里面灌水。

 

然后獨自走出控制室,卻看到走廊邊上的窗戶被震碎了,滿地都是燃燒的石墨殘塊。

  

副總工程師明明看到了現場散落的石墨,但拒不承認。


一個技術人員拿著輻射測量儀,上面顯示3.6倫琴(放射性的測量單位)。


顯然,測量儀已經爆表,這是儀表的上限。


但核電站管理層堅持認為輻射量只有3.6倫琴。



此時,不少在核電站里面的工作人員身體已經出現了異常。

 

有人臉部被灼傷,有人突然吐血,有人身上開始到處滲血,有人甚至整個身體潰爛了……


前來救火的消防員,撿起地上的石墨碎塊,不一會,他的手就開始劇烈疼痛,起泡腐爛。



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,但好像又察覺到了什么……



三公里外的普里皮亞季市,居民們看著火光議論紛紛,他們猜測著火光的顏色從哪里來。有人說:可真美??!


市民不知道核泄漏,以為那只是普通的火災。

  

那場爆炸帶來的輻射塵埃,散落在空氣中,飄進他們的口鼻里,掉落在他們的頭發上,觸碰著嬰兒稚嫩的臉頰,小孩子們甚至在滿天飄飛的顆粒中玩?!?/span>


孩子在核輻射塵埃中跳舞。

 

他們不知道,這束看起來很美麗的光,這些看起來很夢幻的沙塵,其實是死亡的預告……

 

什么是輻射?

 

切爾諾貝利事故是人類歷史上迄今為止最嚴重的核泄漏事故。


1700多噸石墨爆炸燃燒,釋放出大量放射性物質,是二戰時期美國在廣島投下原子彈所釋放的放射性物質的400多倍。

 

據不完全統計,32人當場死亡,有27萬人因此患上癌癥甚至怪病,9萬多人受到輻射致死,33.6萬居民被迫撤離受輻射地區。


事故造成的影響波及整個歐洲,甚至是半個地球,白俄羅斯成為影響最嚴重的地區。

 


《切爾諾貝利的悲鳴》一書中講到:戰爭時,每四個俄羅斯人中有一個人死亡;今天,每五個白俄羅斯人中就有一個住在受核輻射污染的地區,總數210萬人,其中70萬是兒童。


切爾諾貝利事故輻射是白俄羅斯人口減少的最主要原因。受害最深的戈梅利和莫基列夫地區,死亡率比出生率高出了20%。

 

有地質學家指出,放射性廢料要恢復安全水平需要100萬年時間。在3000年后,切爾諾貝利周圍地區的居民才能夠安全居住。

 

這些觸目驚心的數據,讓切爾諾貝利及其周圍的地區至今都是一片荒涼死寂的無人區,被稱為“鬼城”。

 


33年過去了,切爾諾貝利事故依然是許多人揮之不去的陰影。

 

《切爾諾貝利》劇中真實地還原了這場世紀浩劫的經過,并揭開了隱藏在這場意外之下的殘酷真相,被稱為 “最震撼最真實的年度恐怖神劇”。

 

《大西洋月刊》這樣評價:該劇一半是歷史劇,一半是對貶低真相嚴峻代價的研究。

 


面對悲劇的發生,核電站領導層的第一反應,不是采取緊急措施解決問題,而是互相推諉責任,隱瞞核泄露的真相。

 

 

當爆炸發生時,副總工程師第一時間是指責兩個技術人員的操作不當導致水箱爆炸。

 

幾個測量儀爆表了,但他們認為,是測量儀故障了,或者是測量人員測錯了……

 


由于民眾毫不知情,普里皮亞季的43000名居民生活如常,孩子們正常上學,在路上背著書包吃著早餐,他們身后看不見的地方,天上飛的鳥兒突然掙扎墜地……

 

事故發生的當天中午,放射性測量儀顯示,普里皮亞季大氣中的輻射量是0.2倫琴,這已經是正常值的1。5萬倍以上,到晚上時,大氣中的輻射值飆升到了7倫琴。

 

正常大氣中的輻射值,只有0.000012倫琴左右。

 

在第二集里,為了證明核泄漏有多嚴重,有一個人自告奮勇開車去事故現場測量輻射值,實得數字是1.5萬倫琴。如果在廠房屋頂測量,這個數字將會達到2萬倫琴。


 

2萬倫琴是什么概念?

 

輻射對人體的影響程度,是用“希沃特”來衡量的。

 

1.5毫希沃特,是腰椎X射線照相、胸部低劑量CT篩查的輻射劑量。

 

10毫希沃特,日本原子力安全委員會所制定“室內避難”的輻射劑量。

 

10至20毫希沃特,全身CT檢查的輻射劑量。

 

20毫希沃特,放射性職業工作者一年累積全身受職業照射的上限(國際放射防護委員會推薦)。

 

250毫希沃特,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現場人員暫定輻射劑量上限,白細胞開始減少。

 

500毫希沃特,國際放射防護委員會規定除人命救援外所能承受的輻射極限,淋巴細胞減少。

 

1000毫希沃特,即1希沃特,人體會出現被輻射癥狀:惡心,嘔吐,晶狀體渾濁。

 

2希沃特,細胞組織遭破壞,內部出血,脫毛脫發,死亡率5%。

 

3至5希沃特:死亡率50%(局部被輻射時:3希沃特:脫毛脫發;4希沃特 :失去生育能力;5希沃特 : 白內障、皮膚出現紅斑)。


7至10希沃特:死亡率99%。


10希沃特以上:死亡率99.9%。

 

2萬倫琴,相當于200希沃特/小時。


第一批到達切爾諾貝利的消防員中,好幾位沖上了屋頂救火,那是離堆芯最近的地方,輻射量可能超過2萬倫琴。


消防員直接暴露在核泄漏現場


在此后7個月的救援中,50萬人(10萬軍人與40萬平民)參加了救援,負責清理覆蓋滿電廠屋頂的高污染高放射性的石墨。他們被成為“清理人”。

 

這50萬清理人中,2萬人在不久后就死去,20萬人殘障。他們都無法再恢復正常人的生活。

 

 紀錄片《搶救切爾諾貝利》。

 

超過一切恐怖片的恐怖

 

事故發生48小時后,高層終于承認事態的嚴重性,開始了救援行動。

 

此時核反應堆的大火越燒越猛烈,爐心的溫度高達兩千多度,專家說必須用大量的沙和硼才有可能熄滅火焰。

 

士兵們要開著直升飛機駕駛到反應爐的上方,對著火焰空投80公斤重的沙包。

 

《切爾諾貝利》第二集真實地復刻了當時的救援情況,第一架直升機駕駛員由于未聽到“不要飛到爐心上方以及方圓十公尺內”的警告,疑似受到強烈輻射后,失去意識,不慎撞上吊塔而墜毀,四名機組成員當場死亡。

  

電視劇畫面。

 

歷史畫面。

 

他們的努力掩蓋了屋頂的大火,但是,高溫不久之后將會融化硼沙,使其變成巖漿,一旦深入地下水槽,核電反應堆將有發生第二次爆炸的可能。

 

因為爆炸剛剛發生時,核電廠副總工程師判斷失誤,下令向堆芯注水來冷卻,加上后來消防員一直往廠房內灌水,所以水槽已經灌滿了超過7000立方公尺的水,一旦與巖漿接觸將會導致嚴重的熱爆炸。

 

萬一發生熱爆炸,切爾諾貝利核電站方圓30公里將會夷為平地,而所有放射性物質會被噴發出去,散落到烏克蘭、拉脫維亞、立陶宛、白俄羅斯、波蘭、捷克、匈牙利、羅馬尼亞、東德甚至是更遠的國家和地區。

 



具體影響會有多嚴重?

 

上述國家和地區將會變成人間地獄,部分地區100年內完全不能居住。

 

 

此時距離熱爆炸的到來,只有48到72個小時。

 

當務之急,是要立即放掉反應堆地下室的積水。明知此行必死,還是有三名志愿者報名參加。 

 

因為不去的話,可能會有幾千萬人喪命。

 

 

《切爾諾貝利》最令人窒息的一幕來了,是三名工程師潛入地下室后,輻射越來越大,測量輻射的蓋格計數器的聲音越來越急促,三個手電筒逐個逐個熄滅,陷入100%的黑暗中……




無處可逃的切爾諾貝利人

 

白俄羅斯作家、2015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阿列克謝耶維奇,用了三年時間采訪了這次災難中的幸存者,寫成了《切爾諾貝利的悲鳴》一書,書中記錄一個個慘烈的真相,是切爾諾貝利核災的證詞。

 

她說:“他們有著不同的命運,職業和個性,但是切爾諾貝利卻是他們生命里共同的重心。這些人不過是平凡人,卻必須面臨最艱難的問題?!?/span>

 

在核泄漏發生后,受到影響最嚴重的普里皮亞季市的四萬多名居民在事故發生后的48小時后才被安排匆匆撤離,他們都來不及收拾行李,不能帶著他們的寵物離開。

 

紀錄片《搶救切爾諾貝利》。

 

 《切爾諾貝利》劇照。

 

那個時候,他們還以為只是離開幾天就會回來,會在門上留下一張紙條,上面寫著:親愛的好心人,請不要在這里尋找貴重物品,我們沒有貴重的東西,想用什么盡管用,但是請不要把這里弄得亂七八糟。

 

有的小朋友會在學校作業本上留下紙條:不要殺我們的祖卡,她是好貓咪。

 

很多人到后來才得知事態的嚴重,再也沒回去過。

 

可有些在那里住了一輩子的老人不愿意走,有個老人留了下來,幾周后被發現了尸體。

 

那些離開家鄉的居民,包括參與救援的士兵、科學家、醫生、平民等,因為受到了核輻射,成了“切爾諾貝利人”“切爾諾貝利的孩子”“切爾諾貝利難民”,被安置到了切爾諾貝利30公里外的 “隔離區”。

 

阿列謝克耶維奇說:在隔離區——那是另一個世界,那個世界與外面的世界不同——那些強烈的感受是文學無法形容的。

 

《切爾諾貝利》第一集出現的消防員瓦西里,他的妻子后來接受了阿列謝克耶維奇的采訪,他們的故事就收錄在《切爾諾貝利的悲鳴》的第一章。

 

《切爾諾貝利》劇中的瓦西里。

 

爆炸后第一時間趕到現場滅火的消防員們,是第一批在核災中犧牲的人。

 

他們起初以為這只是一場普通的火災,殊不知,他們前往的,是一場能在14天就能奪去他們生命的劫難。

 

瓦西里的新婚妻子回憶丈夫死前的慘狀:“手臂和雙腿的皮膚開始龜裂,全身長瘡。只要一回頭,就可以看到一簇頭發留在枕頭上。我每天替他換那片布,上面都是血。我把他抬起來,他的皮膚粘在我手上?!?/span>

 

醫生告訴瓦西里的妻子,她的丈夫在那次消防中受到了1600倫琴的輻射,而400倫琴就已經能置人于死地了, “他已經不是人了,是一個核反應器,你繼續坐在他身邊只會跟他一起毀滅”。

 

 

那時,妻子已經懷孕了,在瓦西里死去后,他們的孩子出生了,可是因為受到輻射,孩子出生時就有肝硬化和先天性心臟病,在4小時后,這個小生命就消失了。

 

“我的小女兒救了我,她吸收了所有輻射,就像避雷針?!?/span>

 

像瓦里西這樣遭受核輻射傷害的個人和家庭數不勝數。他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這場核災中受到怎樣嚴重的輻射。

 

 紀錄片《搶救切爾諾貝利》。

 

有參加救援行動的英雄,把他從切爾諾貝利帶回來的帽子送給他的小兒子,兒子每時每刻都戴著它,可兩年后被診斷出了腦瘤……

 

一位士兵對阿列克謝耶維奇說:“退伍后我們馬上成了二級傷殘人士。我當時22歲,接收到不少輻射。我們從反應爐中搬出一桶桶石墨,那里的輻射是一萬倫琴。我們用普通鏟子挖,執勤一次班次要換30個面罩——我們稱那是嘴套?!?/span>

 

在紀錄片《搶救切爾諾貝利》中,一位士兵形容說,在切爾諾貝利清理核廢料時,“感覺就像全身的血被吸血鬼吸干”。

 

紀錄片《搶救切爾諾貝利》。

 

而“隔離區”中的大部分人,后來都罹患了白血病、甲狀腺癌等,死神隨時把他們帶走。他們還會受到各種各樣的排斥……

 

有一個“清理人”回憶說,他回到家鄉,向喜歡的女孩告白,可是卻得到這樣的回復:“有什么用?你是切爾諾貝利人了,我不敢和你生小孩?!?/strong>

 

有人說,她帶著女兒去找親妹妹,可是妹妹不讓他們進門,因為家中還有一個嗷嗷待哺的嬰兒,所以不敢跟他們接觸。最后,他們只能在車站過夜……

 

那幾十萬“清理人”的后代,在后來的日子,都要承受著生理和心理的雙重折磨。

 

許多在那個時候出生的孩子是畸形,兔唇,缺眼,骨骼變形,患癌,在這個世界上生存不了多久就死去。


 紀錄片《搶救切爾諾貝利》。

 

有個12歲的小女孩說:“班上的女生知道我有血癌之后,都不敢坐在我旁邊,他們不想碰到我。醫生說,我生病是因為我是爸爸在切爾諾貝利工作之后出生的。但是我愛我爸爸?!?/span>

 

直到今天,仍然有受到核輻射荼毒的兒童降生。

 

4歲的白俄羅斯小朋友米沙還不知道切爾諾貝利在哪,但她一出生就患上了癌癥,頭發都掉光了。她的父母,在核泄漏發生時都還只是個孩子。


 

這樣的病童在白俄羅斯、烏克蘭等地區超過了45萬。核輻射產生的放射性物質,可能會通過基因代代相傳。

 

 切爾諾貝利的陰影

 

33年過去了,提起切爾諾貝利,仍然是無數人心中的噩夢。

 

目前用石棺封住的四號反應爐爐心,還有大約20噸核燃料,沒有人知道里面的情況如何。

 



數據顯示,石棺上有超過兩百平米的漏洞和裂痕,如果石棺崩塌,造成的后果,將比1986年的更嚴重。俄國媒體稱之為“延遲引爆的核彈”。

 

雖然切爾諾貝利還沒有徹底安全,但有些當地居民會回到那邊居住,對他們來說,那個地方畢竟曾經是“家”。

 

“我們是不許回來的,但我還是跟著母親回來了?!爆斃麃喐呀?8歲的母親回到了切爾諾貝利。在那里,約200名像她一樣的人如今都生活在那里。

 

  

有些人還會去那邊旅游,試圖窺探那個年代在這片被遺棄的土地上的傷疤。

 

知乎上有一個到那邊旅游的人說:“那種空氣中彌漫的寂靜恐懼,令我永生難忘。在自然面前,人類,唯有敬畏?!?/span>



2011年3月11日,日本因地震引發了海嘯,導致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發生核泄漏事故。這次核泄露被界定為與切爾諾貝利同等級的7級特大事故。


因為各種因素的不同,福島核泄漏的影響范圍遠沒有切爾諾貝利大,但這次事故提醒了我們,特大核泄露災難的危險仍然存在。


記住《切爾諾貝利的悲鳴》中的一句話:


切爾諾貝利是最可怕的戰爭,你無處可躲,地下、水里、空中都躲不掉。


 

?作者 | 菁菁

版權申明:本內容來自于互聯網,屬第三方匯集推薦平臺。本文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文章言論不代表兒童塾的觀點,兒童塾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。如有侵權請聯系QQ:3178411746進行反饋。
發表評論

請先 注冊/登錄 后參與評論

    河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