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
掃一掃,登錄網站

首頁 自媒體 查看內容
  • 9419
  • 0

暴徒:“我1條命換你們孩子8條命,值了!”

2019-8-1 15:32

來源:ccser-1

不久前的一個早晨,川崎市多摩區登戶新町的公園附近的路上,17名博愛小學的小學生和一男一女兩名成人正在排隊等車。

 

突然間,一名男子雙手握刀一言不發地刺向了人群。

 

當時,博愛小學的校車正好到達。車內的教師正在引導孩子們上車時,突然聽到隊列后方傳來叫聲。校車司機趕忙下車試圖制止男子。教師則一邊電話報警,一邊引導還能行動的孩子進車內避難。

  

現場博愛小學校車

 

但男子很快離開了現場。在離案發地幾十米的地方,他拿起刀刺向了自己的脖子。


警方趕到時,他已經失去意識,送到醫院后不治身亡。

 

案發現場

 

據公布結果顯示,11歲的小學生栗林華子與39歲的外務省職員小山智史的脖子均受到致命傷,在送往醫院的途中心跳已經停止。而其他17人則在脖子、臉部、胸部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傷。



傷害


  

如此場景,仿佛一下子把我們的記憶拉回到了去年的10月份的那個上午。

 

2018年10月26日,重慶新世紀幼兒園的孩子們,做完操回園內時,一名39歲的婦女,突然沖出來持菜刀瘋狂砍傷14名兒童。

 

 

毫無防備的孩子們完全淪為罪犯手下泄憤的工具,小小的他們有的被砍掉了眼睛,有的被活生生砍了半張臉……現場令所有人慘不忍睹。

 

時間再稍往前移。

 

2018年6月28日,上海市世界外國語小學門外,一名男子持菜刀砍傷3名男童,和1名女性家長。路過的群眾迅速上前替被砍傷的兒童按住出血處,并送去醫院救治。其中兩名小學生依舊搶救無效身亡。

 

 

不幸的是,在無差別殺人案中,越來越多的罪犯把手中的刀子對準了更弱勢的孩子群體。

2018年4月27日,陜西米脂縣第三中學學生放學途中遭犯罪嫌疑人襲擊,造成19名學生受傷,其中7人死亡。

 

2016年4月24日下午18時許,江蘇邳州市發生殺小孩事件,六名兒童受害,其中當場死亡兩人。

 

2016年11月25日11時40分許,陜西漢中三里村小學附近發生砍人事件,導致7名學生受傷。嫌疑人逃跑中又砍傷2名路人。

 

2014年10月6日下午有網友稱,河南駐馬店市平輿西塔寺街發生砍人事件,其中,4名小孩被當街劃傷,其中2人傷勢較輕,2人傷勢較重。

 

2010年4月至5月,連發9起針對兒童的砍殺案件。

 

每每發生這樣的事件,我們都憤怒到了極點,沒錯,這樣惡毒的犯罪份子死不足惜,但冷靜下來,在面對此類事件時,我們究竟最應該關注什么呢?

 


孩子



2001年6月8日,日本一名叫宅間守的男子,帶著一把菜刀偷偷潛入池田小學,之后10分鐘時間里,整座學校都籠罩在死亡之中!

 

宅間守

 

只要一見到孩子,他就會立即揮舞起屠刀,簡直是殺人不眨眼的惡魔。而有兩名女教師碰到他后,非但沒逃命,反而勇敢地擋在他面前,他一刀就捅進了女教師的胸口,可女教師依然死死抓住他,用盡全力對身后的孩子大喊:“跑!……快跑??!”

 

會將屠刀對準孩子的人是瘋子,面對瘋子,普通家長能做的真的很少,所能做的,更多是教育孩子遇到突發事件如何處理。比如要告訴孩子,遇到這樣的事情,只需要做一件事——“跑”。

 

“孩子,快跑!

 

Run(跑),Hide(躲藏),Fight(搏斗)。是美國執法機構給出的,學生和老師應對校園槍擊事件時候的三個要素。但 Hide 和 Fight 對于我們所討論的國內事件場景并不適合。

 

躲藏不需要參考的原因是來自中美差異:美國校園槍擊案中的大多數模式,是兇手持槍在校園尤其是教學樓等人員密集地區進行殺戮。兇手的兇器基本是槍支甚至是半自動步槍,因此受害者如果在兇手能射殺的范圍內跑動是更危險的,同時在教學樓等環境下也容易找到躲避空間。

 

而近年來我國的校園兇殺事件,更多是發生在操場、校門等位置,而兇手的兇器基本上都是刀具,因此孩子可以快速逃離兇手的活動區域而不需要就近躲避。


美國給出的搏斗/Fight建議,也基本是給教職員工或高中、大學生的建議。而我國的校園兇殺事件,兇手出于報復社會的目的,大多是將目標對向初中、小學甚至幼兒園的孩子。

 

未成年人在遇到類似情況時,第一要求,也是唯一應該要求他們做的,就是盡全力保護自己不受傷害,而不是勇斗歹徒。


所以他們要記住的唯一一個字,就是“跑”。


我們的學校大多建在人口密集地區,因此兇手在短時間內被執法人員,或者見義勇為的學校教職工、家長或路人制服的可能性很大。兇手往往選擇在上下學的時間內行兇,也是為了能在最短時間內傷害更多的孩子。


而只要孩子們可以盡全力跑開,快速遠離現場,持刀行兇的兇手就很難在短時間內追上并傷害他們。等到兇手被制服之后,再想辦法通過校方或執法人員和家長聯系。


司法



宅間守被警察逮捕后,自稱是精神病,我們都知道,想逃脫法律制裁,精神病無疑是最好的借口,可警察不相信,找出一系列證據,認定他意識清晰,是想用精神病來逃脫罪責。

 

負責此案的檢察官早川幸延,更是哭著向受害孩子的父母保證:“就算拼上這條命,我也一定要判他死刑?!?/span>

  

早川幸延

 

而被關押期間,宅間守絲毫沒有悔改之意,在法庭上,他還對著遇難兒童的家屬嘲諷道:


“每天因為交通事故還會死好幾十人呢,我這個事兒跟交通事故沒兩樣。我1條命換你們孩子8條命,值了!

 

其實,從沖進學??硽和_始,他就已經做好死亡的準備,他說自己如此殘忍的真正原因是:“我本來打算自殺的,但自己下不了手,自殺聽起來怪疼的。所以殺了那些孩子,想判個死刑,讓警察給我個痛快的死法罷了?!?/span>

 

死亡,對他來說意味著解脫,然而他萬萬沒想到,法庭居然一直將他關在暗無天日的監獄。


結果顯而易見,卻遲遲不肯宣判,直到2003年才終于宣布,判處他死刑。

 

可在宣判后,死刑又遲遲不執行,也不給一個明確執行死刑的時間,這讓他生不如死,煎熬至極,精神一天比一天崩潰,他甚至多次提起訴訟,理由是:“我想死!我想死!求求你們了,等待死刑執行實在太痛苦太折磨了!”

 

而直到2004年9月14日,宅間守才終于帶著罪惡離開這個世界,他怎么都沒有想到,死,竟是一件這么難的事。

 

做出砍殺兒童這種極端行為的人,一般來說分兩類:一種確實是精神病患者,另一種是為了報復社會。

 

兇手宅間守沒被認定為精神病,但卻因此,讓日本很多社會團體,高度重視起了精神病患者犯罪,在他們的推動下,日本制定了新法律,規定曾因精神病進行殺人、搶劫、強奸等犯罪而免于刑罰的犯罪者,全部都要強制關進精神病院,進行觀察和治療,防止他們重新危害社會。

 

在我國,有一種說法在生活中廣為流行,即,精神病患者殺人不算犯法。真的是這樣嗎?小C為此查找了我國相關法律規定,發現這一說法其實是誤解。

 

只有犯罪時不能辨認控制自己行為的精神病人才不負刑事責任。在《刑法》第18條是分別是這樣規定的:

 

“未完全喪失辨認或者控制自己行為能力的精神病人犯罪的,應當負刑事責任,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。間歇性的精神病人在精神正常的時候犯罪,應當負刑事責任。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認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為的時候造成危害結果,經法定程序鑒定確認的,不負刑事責任,但是應當責令他的家屬或者監護人嚴加看管和醫療;在必要的時候,由政府強制醫療。


而面對報復社會型殺人犯,例如宅間守,死刑對于他們并不可怕,死亡正是他們想要的結果。面對這樣的瘋子,日本司法機構對宅間守的做法,未嘗不比立即執行死刑更有益。

 

死刑可以嚇住有理智的壞人,卻嚇不住反社會的瘋子。這種無差別殺害兒童的極度瘋狂,早就凌駕在對死亡的恐懼之上。就像死刑肯定無法遏止自殺恐怖襲擊一樣,它也無法減少這種學校殺人事件的出現。

 


幸存者


每一場砍殺兒童事件的發生,即使幸存的孩子,也會留下難以愈合的傷口。

 

為了讓“宅間守事件”幸存的孩子們,能夠暫時忘記傷痛,職業足球俱樂部“大阪Gamba”,特地組織起足球教室,讓孩子們把注意力轉移到足球上,并且俱樂部的每場足球比賽,都邀請孩子們免費觀看。日本教育部則對8名受害者家屬,發放了4億日元賠償金,鼓勵他們堅強地活下去。



我們常說,愿生者堅強。但面對如此慘烈的事件,大人經歷過都心有余悸,何況當事人還是一個孩子。


當災難發生后,如何使生者變得堅強,離不開社會各界每一個人的努力。



學校



池田小學的做法就更是令人敬佩了,他們沒有將此視為學校的污點,進行掩埋、遮蓋、遺忘,而是選擇了永遠銘記!


每年的6月8日,池田小學都會舉行悼念儀式,一是懷念不幸的孩子,二是為了警醒整個社會。


2006年,池田小學還特地,向8名遇難的孩子授予了畢業證書。


而從池田小學開始,日本中小學、幼兒園、托兒所,全都建立起了有效保護孩子的機制!


他們給全校安裝攝像頭,讓外人再也無法輕易進入,甚至連家屬想進入校內,都得仔細核對信息。


并且每個教室都配備了,催淚噴霧、鋼叉等武器,對孩子的安全又上了第二層保險。



學校還專門設立了安全課,教育孩子逃生、防范技術等等,讓他們很小就懂得什么是危險,并且碰到危險時,可以條件反射做出反應。


平日里,學校會跟家長委員會親密溝通,如果學校周邊出現可疑人物,就會給家長們發郵件,寫明可疑人員的樣貌,出現的時間。

 

為防止上學放學途中發生意外,日本很多地區,都有志愿巡邏隊,專門護送孩子們回家。



政府



日本政府也痛定思痛,給每個孩子,都免費發放了配有警報器的書包,而且還帶有GPS定位功能。

 

日本政府還有項普及全國的舉措,那就是:兒童110制度。

 

有意愿幫助兒童的商店、民宅,都可以向政府申請成為兒童110之家,孩子們如果遇到危險,就可以跑到這些有110標識的地方求救。

 

而光是日本大阪地區,就有145895個民宅成為110之家!

  

 

甚至還有兒童110出租車,司機會緊急幫助遭遇危險的孩子,將他們平安送回家。

 

結語



也許你會說,那又怎么樣,即使做了這么多,日本現在還是出現了文章開頭的那一幕。


是的,即使我們做了很多,也許還是無法絕對杜絕此類事件的發生。


但是,上世紀90年代,日本傷害兒童的犯罪事件頻發,而現在,日本已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國家之一了,也是世界上兒童受傷害人數最少的國家!


反觀我們近年來略有頻繁的兒童砍殺事件,我們是否真的反思過了呢?

版權申明:本內容來自于互聯網,屬第三方匯集推薦平臺。本文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文章言論不代表兒童塾的觀點,兒童塾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。如有侵權請聯系QQ:3178411746進行反饋。
發表評論

請先 注冊/登錄 后參與評論

    回頂部
    河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