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
掃一掃,登錄網站

首頁 自媒體 查看內容
  • 5510
  • 0

永遠去做你余生中最重要的那件事

2019-6-8 10:40

來源:lonelybrain

人生會有多個不同意義上的轉折點。在經歷了多段不靠譜的戀愛之后,花花公子喬布斯終于被收服了,那時他被蘋果董事會趕出來5年了,距離他再被請回去復興這家公司還有6年。

1990年,喬布斯在斯坦福大學做了一次演講。勞倫·鮑威爾是商學院的新研究生,被一個同學拉來聽,因為到晚了,沒位置坐,她就帶著她的朋友走到第一排,坐在了兩個預留的嘉賓位上。

喬布斯到場后,被引導到她旁邊的座位。他被右側的勞倫吸引了,和她聊了幾句。

喬布斯回憶說:“我在停車場,車鑰匙已經插上。我問自己,‘如果這是我人生在世最后一天,我是愿意開一場商業會議,還是同這個女人一起度過?’我跑過停車場,問她是否愿意與我共進晚餐。她說好。我們一起走進市里,自此一生攜手?!?/span>

后來人們說,勞倫給了世界一個更好的喬布斯。


在上面這個愛情傳奇里,喬布斯實際上是做了一個思想實驗:

他把自己的余生壓縮為一天,這樣就能更加聚焦地思考,什么是當下最重要的事情。

眼下最優還是長期最優?局部最優還是全局最優?

這可能是牛人和普通人最大的區別之一。

國際象棋天才卡斯帕羅夫說:

“戰略家總是先設立一個遠期目標,制定相關的戰略,然后返回頭制定具體措施。他會先設立實現遠期目標所必須的一些中期目標。

特級大師下棋時,依靠的不是對成千上萬種應對方案進行單純的篩選,而是先確定一個他想在10-15步棋后希望達到的局面。

他會評估所有可能性,設定一個目標,然后一步步走向這個目標?!?/span>

然而人的大腦天生并不是為長期思考做準備的。

我們的大腦是在漫長的進化過程中,靠一點點修修補補完成的,它背負了太多來自遠古和叢林時代的包袱。

決定人類思考、計劃和決策等理性行為的,是大腦的前額葉皮層,它讓我們擺脫了見到老虎就跑的命運,開始有了長期思考的習慣。


人工智能擊敗人類圍棋頂尖高手,靠的是長期主義的“戰略”,而不是局部精確的“戰術”,這一點讓人意外。

阿爾法狗之父哈薩比斯認為,關于圍棋,人類3000年來犯了一個大錯。

圍棋里有“金角、銀邊、草肚皮”的諺語。在過去,人們認為剛開局時,在棋盤的第三路和第四路上落子有更大的價值,太靠近中央則有點兒虛無縹緲。

但是在對戰李世石的一局中的第37步,阿爾法狗落子在了第五路,進軍棋局的中部區域。與四路相比,這根線離中部區域更近。這可能意味著,在幾千年里,人們低估了棋局中部區域的重要性。

為了理解這一點,讓我簡單重復一下阿爾法狗的工作原理:

1、決策網絡:模仿人類,根據“直覺”,找出當下局面最好的5-10種可能的落子點;

2、價值網絡:評估上面那幾個候選落子點的勝率。是什么勝率?走到終局的勝率。

3、增強學習:人工智能開始的時候“直覺”不會那么準,對勝率的評估也因受到計算深度的控制而未必那么精確,但它可以通過增強學習,進行大量訓練,不斷進化,進而戰勝人類。

這里的要點是:

不管一盤棋多么漫長,阿爾法狗評判一手棋只有一個標準--下到最后的勝率。

人的自我學習和進化,和人工智能非常接近。

哈薩比斯所說:

生物角度來講,動物和人類等,人類的大腦是多巴胺控制的,它在執行增強學習的行為。因此,不論是從數學的角度,還是生物的角度,增強學習是一個有效的解決人工智能問題的工具。


沖動是魔鬼,但沖動也實現了地球生物的“自動駕駛”。這是大自然算法的神奇之處,造物主實現這一點,大部分是通過多巴胺。

多巴胺是一種用來幫助細胞傳送脈沖的化學物質,是神經傳導物質的一種。這種傳導物質主要負責大腦的情欲,感覺,將興奮及開心的信息傳遞。

簡而言之,多巴胺負責即時滿足,及時行樂,見了就上,扭頭就跑。

后來,人類非常幸運地發展出“前額葉”,從而擁有了“未來”的概念,我們愿意為了將來的目標,抑制當下的沖動。

前額葉如何控制多巴胺?

前額葉像一個大腦中的信息樞紐,當大腦中同時產生了多個與多巴胺相關的信號,這些信號會匯總到前額葉,前額葉像一個評委會主席一樣,選出“最美”的那個信號。

選美的標準是什么?就是前額葉對未來的“想象”。假如前額葉覺得某個沖動不利于未來,就會抑制該多巴胺發出的信號。

可想而知,如果與多巴胺相關的活動過于活躍,又或者前額葉并不能對未來有一個明晰的定義以及堅定的執行,那么多巴胺就會占據上風。


你也許會說了,誰都知道長期主義好,說到容易做到難啊,為什么成功必須付出“反人性”的代價呢?

再說了,長期主義遙不可及,近期利益就在眼前,中間地帶模糊不清,一鳥在手好過百鳥在林啊。

還有,假如飯都吃不飽,談什么長期主義呢?

卡斯帕羅夫在一次實戰中,走出一步算路深達18步的絕殺,震驚棋壇。

我印象中,有次加藤正夫直線進攻,50步毫無差漏,一舉絞殺對方大龍,令人贊嘆不已。

然而即使如此,絕大多數時候,再厲害的棋手,計算深度也是有限的,更何況坐在對面的,也是旗鼓相當的高手。

人工智能也不能例外,適當的時候必須停止計算。

但即使如此,其評價系統始終如一:

走出當下能贏得全局勝利概率最高的那手棋。

有計劃沒行動是紙上談兵,有行動沒計劃是自尋死路。

愛默生說:一個人如果懂得如何去做,那么他將永遠不會失業。一個人如果懂得為什么去做,那么他將永遠是自己的主宰?!?/span>

就像大江大河,遇到阻擋,也會繞路,但卻始終奔向大海的方向。

沒有任何證據顯示喬布斯有非常高的智商,相反,他的人格缺陷,讓他獲得了某種非常決絕的“審判力”,就像一個強大的前額葉。

盡管他本人更像一個多巴胺驅動的人。

縱觀蘋果的發展歷史,那些偉大的產品發明,卓越的商業構想,基本上都是由喬布斯所聚集的聰明人們想出來的。

喬布斯的算法很簡單:我只要最好的。

于是他每每做出果斷的決策,他夠狠心。

塔塔科維爾說:“戰術是當你有棋可走時知道如何走棋。戰略是當你無棋可走時知道如何走棋?!?/strong>

在始于上個世紀七十年代的信息浪潮中,喬布斯的偏執構成了一種強大的領導力。


然而,長期思維容易讓人產生“完美主義”,大事還沒有,小事不肯做,四處游離。

解決方案是:專注做好眼下最重要的那件事。

喬布斯的一本個人傳記,說到他有個特點:

他會在一段時間對某件事特別專注,然后突然之間,又去關注其他事情。在工作上,他會在想做的時候專注于想做的事情,對其他事他就沒反應了,全然不管其他人多么努力地想讓他參與進來。

這其實是喬布斯個人算法的另一面:

我只要最好的,我只管把眼前的一件事做到最好。

幾乎所有的牛人都有這種瞬間入定的天賦,控制論之父維納有一天工作回家,竟然沒認出在走道等他的女兒。

“史蒂夫會走兩個極端,有時高度專注,好像女友是宇宙的中心,而有時又表現出冷漠的距離感,專注在工作上?!笔访芩拐f,

“他有能力像激光那么專注,當他的光芒照耀在你身上,你會沐浴著他的關愛。而當他的光芒轉移到其他關注點時,你就會感覺非常非常的黑暗。這讓勞倫感到非常困惑?!?/section>

棋手卡帕布蘭卡說:

“我只向前看一步,但總是正確的一步?!?/span>


讓我們說回多巴胺和前額葉。

哈佛大學曾有一項研究持續跟蹤700多人一生,目的是探尋決定一個人過得幸福的原因到底是什么。

最終的研究結論是:

只有良好的社會關系,包括和諧溫暖的親情、友誼、工作等關系,才能讓人們幸福和快樂。

<此引自網絡>從未有人遺憾地說此生的性愛或蹦極體驗不足。一名舒緩療法護士在病人最后的日子里對其進行了一些調查,向我們展示了人的一生最常見的幾大遺憾。位居榜首的是,尤其對于男性,“希望自己工作別那么努力?!?!--此引自網絡-->

布羅妮·瓦爾是澳大利亞的一名護士,專門照顧生命僅余12周的病人。她將病人彌留之際的頓悟,記錄在《人在彌留之際的五大憾事》這本書里。

她所總結的人生五大憾事是:

1、我希望能夠有勇氣活出真正的自己,而不是按別人的期望生活。

2、我希望自己工作別那么努力。(這一項是男性的憾事之首)

3、我希望能夠有勇氣表達自己的感受。

4、我希望我能與朋友們保持聯系。

5、我希望能讓自己更快樂。

在決定去停車場追上勞倫的那一瞬間,喬布斯那個智商并不出色的大腦采用了他一貫擅長的簡明算法:把自己的余生壓縮到最后一天,我會作何選擇?

貝佐斯在決定離開華爾街去創辦亞馬遜時,也是采用了“最小化后悔模型”。

當我們意識到生命中最重要的是什么時,才能給前額葉發出最清晰的指令,讓我們在此起彼伏的多巴胺刺激中,能夠做出符合長期利益的決策。

默克爾在哈佛演講上,給數千位應屆畢業生們以肺腑良言:

常常問自己:我之所以去做,是因為這事本身是對的,還是僅僅因為有把握做成它?”

  • 很多時候,我們買某件東西,并非自己真的很需要它,而僅僅是因為打折促銷;

  • 我們選擇做某件事,僅僅是因為短期有滿足感,并且甘心因此放棄長期利益;

  • 我們做出某個重要決定,并非是因為這個決定正確,而是因為想討某些人的歡心。

要想為前額葉中建立一個強大的指揮中心,該中心和人工智能一樣,只有一個評價標準:讓這盤棋的最終獲勝概率最大化。

一個人的一生,無非也是一盤棋。

你無需多聰明,也不必多富有,只需像喬布斯們那樣:

永遠去做你余生中最重要的那件事。


扎克伯格每天都問自己這樣一個問題:

我現在做的,是我所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嗎?只有在獲得了肯定的答案后,我才會感到舒服,感覺自己的精力和時間沒有白費?!?/span>

和喬布斯一樣,扎克伯格也擅長貪心算法。

貪心算法,是一種在每一步選擇中都采取在當前狀態下最好或最優(即最有利)的選擇,從而希望導致結果是最好或最優的算法。

貪心算法在有最優子結構的問題中尤為有效。最優子結構的意思是局部最優解能決定全局最優解。簡單地說,問題能夠分解成子問題來解決,子問題的最優解能遞推到最終問題的最優解。

所以,你需要一個分解體系,來鏈接你的理想和現實。

拷問自己:我現在做的是我所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嗎?

這是一個不斷自我刷新的過程。

大局和局部,堅持和變化,長期和眼前,因為世界的不確定性,因為我們大腦算力的局限性,永遠是個難解之題,永遠是個從模糊到精確的變化過程。

其實牛人都是善變的,或者說,他們敢于變化。

也許最重要的事情并沒有變化,而是經過評估,眼前的這件事情已經與未來最重要的事情不相符了。

又或者,發現此前被設定為最重要的那件事也不對了,勇敢斷臂,堅決止損。

永遠去做你余生中最重要的那件事,能幫助你持續“自我刷新”。

正如比爾·蓋茨在微軟CEO納德拉的個人傳記《刷新》的“序言”所說,它(刷新)不會將所有東西都清除并重新開始,它實際上會保留一些內容并替換其他內容。


早在認識勞倫之前,喬布斯已經有了一個女兒。

1978年,麗莎出生了,23歲的喬布斯卻拒絕承認她是自己的女兒。當時蘋果已經上市,在法院的強制下,喬布斯才開始承擔部分撫養費。

麗莎9歲時,喬布斯終于承認了麗莎這個女兒,卻一直對她尖酸刻薄,以致女兒10歲時就去看心理醫生。

在生命倒數時,這一次不再是一個天才的大腦實驗,而是真正的最后時刻,喬布斯終于向麗莎道歉,為自己不陪伴麗莎、忘記她生日、不回信息和電話等等行為道歉,他一遍又一遍地對麗莎說:“我欠你個人情?!?/span>

他最終留給了麗莎和其他子女相同數額的遺產。

他說:“如果時光可以倒流,我希望我能是個更好的爸爸?!?/span>

溫哥華有個朋友,去參加孩子升入高中后的家長會,她以為會是類似于我們的高考總動員什么的,結果校長在發言中只強調了一點:

“你們的孩子馬上就要長大成人,這幾年會是你和他最寶貴的相處時光,好好享受?!?/span>

去年在香港,遇到一位此前在地產行業有過交往的朋友,他好心地幫我算了一下過去10年我因為移居異國而可能少賺的錢。

“你后悔嗎?”他問。

坦率地說,我從未有過一秒的后悔。

因為我沒錯過孩子長大的歲月。

即使想賺更多錢,也可早可晚。

而孩子的成長是不可逆的。

我很慶幸自己,當初選擇了做余生中最重要的那件事。

版權申明:本內容來自于互聯網,屬第三方匯集推薦平臺。本文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文章言論不代表兒童塾的觀點,兒童塾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。如有侵權請聯系QQ:3178411746進行反饋。
發表評論

請先 注冊/登錄 后參與評論

    河南11选5